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小皇后驾到一百七十九荆大人留下的线索

发布时间:2020-01-26 10:50:26

小皇后驾到 一百七十九 荆大人留下的线索

夜渐渐的深了,一天即将结束,新的一天即将来来。

夜晚的风,也渐渐有些萧瑟,仔细一想,春天,也快要结束了吧

后宫之中,许多宫殿也都渐渐的点起了烛火。芳馥宫中,也不例外。

玉娇提着灯火,走进了宫中,脸上的发丝都被吹得有些杂乱,她走近了案桌,添上了点灯火。看着王玉仍旧伏案抄写着经文。

不由得说:“娘娘,要不休息下吧。从早上回来,您就没有休息过。“

王玉的头没有抬起道:“不碍事的,若是抄不完,对姐姐也不好。“

玉娇嘟了嘟嘴巴,说:“娘娘,就你善良。算你抄完,也不见的珏嫔娘娘会感谢你。“

“玉娇。“王玉抬起了脸,斥责道:“姐姐从小就离开了家,跟我生分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姐姐,在宫中,也就只有我们两个相互扶持。我不帮她,谁帮她?玉娇,以后这种话,你就少说,免得让人听到了。“

“是,娘娘。“玉娇福了福身子,嘴上看似认错,可是眼神中,却一点没有悔改的意思。

“你下去吧,我再抄点。“

“是,娘娘。“玉娇点了头,退出了宫殿。还不忘将门也掩了去。

王玉叹了口气,看着面前不算少的经文,可是转而一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自言自语道:“若是真能长定久安,这经文也算值得了。“说完,自己不由得莞尔一笑。内心中,似乎有什么人,什么事儿,在支持者她,她浑身再次充满了干劲,再次提笔,秀气公正的字体,落在了那渡着铂金的纸上。

太安殿中,明亮的灯光充满了太安殿的每一寸角落,驱赶着黑暗。

龙骧手不由得放在了额头上,手指一下下的点着龙椅的把手之上。背后无爪的龙图腾蜿蜒的顺延而上,虎目有神的看着天空。

王仪上前一步,道:“帝上,也无需烦恼,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了西玄的动向。“

龙骧嘶哑的道:“确实,西玄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下一个初八。你说的硝铜之事,是真的吗?“

王仪停顿了下,不慎确定的说:“回帝上,那日,臣确实闻到了硝铜的气息。但是臣,并不确定。“

“若真是硝铜,可不好办了。“龙骧缓缓的睁开眼睛:“西玄盛产矿石。之前的硝铜,几乎是从西玄购买,走的也是官方,不允许私下有人售卖硝铜。太平皇城之中出现了硝铜,那就是个随时会爆炸的隐患。“

“臣也知道。硝铜的作用不少,西玄的硝铜,少量,可作药,若是大量的,则可用作火药。爆炸的威力,并不小,且浓烟含毒,人若久闻,必死!但硝铜的气息明显,若真全面普查起来,应该不难找,不过为了防止民心混乱,肯定只能秘密的找。“

龙骧点了点头,道:“对,说的没错。只不过,司兵抚的荆大人,离奇死亡,司邢抚的人,也在暗中调查。再者,初八日期将近,许多外臣也都来到安阳城,所以这些事情,必须在下个月初八之前,全部查出来。你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了,王仪!“

王仪微微思考了下,道:“帝上,司兵抚的代理抚司,臣,有一人推荐,想必那人,也可协助在下,早日找出硝铜所在。“

“哦,何人?“龙骧好奇的道。

“海平升,现司兵抚的侍郎。“王仪道。

黑夜中的行路,马车的前头,总会带着灯火。也许是为了看路,也许是为了让人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自己。走在路上,能够听见那玻璃灯罩是不是碰触着马车边框的声音。

王仪的马车缓缓地停在了院落之前,王亮早已在院落门口中等着王仪,看见马车停了下来。

王亮小跑的跑道了马车边上,扶着王仪跳下了马车。

这个时候,旁边的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

“王大人。“王仪抬头,他认得这个声音,因为今天早上,他们才刚见过。

王仪裹了裹披肩,看了看王亮,王亮缩了缩肩头,道:“海大人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王仪点了点头,对着海平升道:“若是海大人,不嫌弃,到屋里谈吧。“

海平升看了看那马车周围的士兵,点了点头,道:“那就劳烦王仪大人了。“

“海大人客气了,若是不嫌弃,我可以唤海大人一声海兄?“

“哈哈,那我也不客气了,王兄。“

“海兄,请。“

“请。“

房间内,王亮添了两杯浓绿的茶水,身旁的暖炉发出了火焰卡擦卡擦的声音,王仪开了口:“海兄,今日拜访,不知道有何?“王仪双手捧着温热的绿茶,微笑的问道。

海平升沉默了一下,道:“王兄,是刚从帝上那里过来的吧。想必王兄,也知道了荆大人的事情。“

王仪点了点头,说:“帝上都告诉我了,荆大人的事情,也交给了司邢抚。海大人,是为了荆大人的事情而来?“

“是,也不是。我只是侍郎,不懂荆大人所查之事,但平日,荆大人是个好官,虽说也没有太过多的功绩,却也不会是个不负的官。他这次贸然的受害,我怀疑。“海平升停顿了下。

王仪接口道:“我也听说了,荆大人的尸体,还是他的亲信所发现的。下午,荆大人才刚约了王老,没想到,却被发现,死在了司衙内。“

“所以,我怀疑,荆大人受害,跟他所查的事情有关。“海平升似乎做了什么决定,道。

“可是,人已死了,无处可查。“

“不。“海平升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纸张,上面的字迹凌乱,很多笔画都合不起来。看得出来,要么是在慌乱时候写出,要么是在没有看字的情况下,写出的。从很多临时断掉的笔画可以知道,这字,还没有完全完成!

王仪瞄了一眼,脸色变了变,抬头看向了海平升。

海平升道:“这个,是我在荆大人遇害的案桌里找到的,夹杂在了空白信纸之中。“

“这字,莫不成,写的是。“

“硝铜!“海平升接口,对着昏黄的灯火,目光炯炯有神!

健康之路演示社区怎么样
南通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常德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石家庄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临沂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