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启之命运 十九-协力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9:06

重启之命运 十九-协力

“唔,整条街上连鬼影也没有啊..我都不知道原来现代的人们保安意识这么高啊..”在护送了苍崎青子和久远寺有珠回家之后,卫宫士郎一个人缓缓的在大街上走着。明明只是八时多,连深夜也説不上,但是街上偏偏就只有卫宫士郎一人。四周一片寂静,在漆黑的环境之下,唯一可充作照明用的街灯却一盏亮﹑一盏不亮,有的还要一闪一闪的,本来就已经相当恐怖的气氛现在更加倍的鬼气沉沉,如果説平时这条街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话,时常夜出的人想必心脏会变得强壮!

“但是,最少也留下一﹑两个人!否则违和感太强反而会令人有戒心的,你説是吗?在我身后跟了很久的那位人兄。”毫无预兆,走着走着,卫宫士郎突然之间便停下了脚步并转过头来,只见他眼眸以锐利的目光凝视着身后看似空无一人的街道,双手插在风衣的袋子里,手指之间已扣满了七彩的宝石。

在卫宫士郎刚停下始时,四周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在卫宫=dǐng=diǎn==士郎一直凝视自己藏身之处之下,明白到卫宫士郎并非虚张声势,一直躲在他身后跟踪他的人终于现出身影。“喔.......能够轻易看破我的魔术,挺有一手嘛,小鬼。”空间就如被扭曲一样,淡淡的涟漪在半空慢慢扩展,最先出现的是一件棕红的斗篷,紧接着斗篷的主人也开始现身。下一刻,一个金se短发,面容端正但双目紧闭,身穿黑se燕尾服,宛若欧洲贵族的青年出现了在卫宫士郎面前。

凭着上一世的知识,在看到对方的相貌之后瞬间判断出对方的来历,卫宫士郎不禁悄悄的在心中松了一口气。本来就是因为感应到对方在一度退却之后,死心不息,一直在跟踪着自己,为了引开对方才故意四处游荡,有意无意的远离苍崎青子她们的住处。但在引开对方的同时,也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有援军去搔扰苍崎青子她们,不过在看到对方的容貌之后,便明白到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了........最少暂时还是不用担心的。

“死徒二十七祖第十三席,茨比亚?艾尔特纳姆?奥贝隆?”对方既然是黑姬爱尔特璐琪的一方,自然没有太多的帮手,要知道黑姬一方可説是圣堂教会一方最大的敌人之一,至于魔术师协会和黑姬一方的关系也不能説好,甚至也是类似敌对,就如以巴瑟梅罗?萝蕾莱(barthomeloi

lorelei)为首的贵族们更是相当敌视祖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第二魔法使,魔导元帅泽尔里奇亦为死徒二十七祖,使魔术师协会中敌视死徒的人没那么多的话,説不定连魔术师协会也要列入敌对的一方。

另外,黑姬爱尔特璐琪自从和白姬爱尔奎特大战之后一直没有回复好伤势,至少在自己死之前都没有听到她伤势回复的消息,因此,本身只有四人一狗的团体就更要分出白骑,黑骑和灵长类杀手来贴身保护爱尔特璐琪。换句话説,黑姬一方中会ziyou活动的就只有眼前的第十三席而已。

“令我惊讶......不但知道我的存在,甚至知道了我的真名吗?.......我还以为你会像教会那群**的家伙一样,叫我瓦勒契亚之夜呢。”茨比亚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莫名的笑容,一副我很震惊的样子。

“不需谦虚.......你在我那时代可是相当的有名,不论真名也好,假名也好。话説回来,居然是在非满月之夜以保持理智的状态降临,这可真是少见。”感应不到对方的敌意,卫宫士郎习惯xing的浮现了一个欠打的笑容,是嘲弄?还是耻笑?出乎意料的是以他现在那娘到极diǎn的容貌就是露出这么欠打的笑容居然也有着异样的美,就连身为非人的茨比亚也不自禁呆了一呆。

“你那个时代?.....”捕捉到对方话中几个让自己无比在意的关键字,茨比亚的笑容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凝重,那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死死的盯着卫宫士郎“...该不会..是第六法?”良久,这几个字从他的口中蹦了出来,语音之沉,简直像是从牙缝中钻出来一样。

“否定的.......如果是第六法的话.......那么不论是那个时候,都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了.....”卫宫士郎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脸上的表情在悲伤的同时带有一diǎndiǎn的怀念,但最适合形容的.....却是自嘲。从上一世的角度来看,如果当时真的拥有第六法的话

,他就不会败在黑saber之手,连自己所珍重的人都守护不了。同理,假如在身为英灵卫宫之时自己有第六法的话,那么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重要的人一个个在眼前死去而无能为力,只能苟且偷生........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无力就像是扎根于心中一样隐隐作痛.....

两人沉默了半晌,直至卫宫士郎把思绪从回忆当中强行中断之后,眼中的悲伤已悄然不见,余下的仅为名曰坚定的神情。既然拿到了机会,那么...........就没有再失败的余地!

卫宫士郎再次以清澈的目光直视茨比亚“抱歉,走神了。吾虽为英灵之身,却非魔法师,我并不懂第六法,就连魔术上也还只是入门而已。”

“英灵..?原来如此,本来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会在非满月之夜现身,看来原因就出在你身上啊...但是,既非第六法,为什么可以穿越时空?”失望的神情在茨比亚脸上一闪而过,但同时语气也恢复一开始时的平静和优雅,想来是因为眼前这人并非到达了自己所以为并追求的那个境界已产生的!但同时,在他的眼中也多了一丝好奇。

刚才无视了对方的説话,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茨比亚把第六法看得比一切都要重,故在听到几个让自己在意的字眼之后便全神贯注的把心神放在惊疑之上,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茨比亚自己也答不上来。本来和黑姬签订契约的他只有在吸收足够的流言并在满月之夜才可降临,然而,不知为何从约一星期之前他便感觉到世界的规律有所改变,虽然很微小,但还是被化为灵子的茨比亚捕捉得到。就在他正想进一步的思考发生什么事时,他发现自己已降临于现世之中。至于接下来之所以会跟踪卫宫士郎,那就只是纯粹因为他好奇跟在真祖的公主旁边的到底是何许人而已。

“我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我能穿越时空呢.......但是,既然再次有了机会,那就没有放弃的可能xing!”卫宫士郎踏前了一步,在这一刻卫宫士郎前世身为炼铁之英雄的气势表露无遗,那份强烈的气势直逼茨比亚,使他不得不首次在心中以平等的出发diǎn来正视眼前这人。

“被称为史上最优秀的亚特拉斯炼金术师茨比亚?艾尔特纳姆?奥贝隆,我以英灵之身以及从未来而至,超越现代魔术的知识以及堪比大魔术师般博学的资格请求和你研究魔术,你有着你的愿望,我也有着必需去做的事情,两者并无任何冲突的地方,故此我在此请求你的帮助,你意下如何?”凛然的声音在街上响着,逼人的目光有如雄狮,直视着茨比亚。

“.......”卫宫士郎开门见山的挑明了事之后,两人无言的对视着,良久,茨比亚轻笑了一下“好........我暂且答应你,但先説明清楚,在利用你完毕之后,要是你跟不上的话我可是会狠狠的拋下你?”

“为了她们失败可是不能容许呢.....做得到的话便放马过来!”

“真是的,本来只是来看看和白姬走在一起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别........这可真是令我镇惊呢................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之后再见.........卫宫士郎。”茨比亚斗篷一翻,消失了在夜se当中。

目送茨比亚之后,卫宫士郎也不再四处闲逛。直接往新家走去,一步又一步的走着,心中却是因着刚刚的誓言再次陷入了回忆当中...............

“远坂........没想到以前总是被你称之为蠢才的自己,竟也会有和如此优秀的先辈们协力的机会呢...........我真的能够救到你们吗?.....吶远坂.......”

真是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只要陷入困惑之中,没信心之际就会叫起了你的名字,渴求妳援助我...........还真是一个坏习惯..............记得以前教我魔术时,你总是一脸不耐烦,却总是唯恐我不明白的教导着我....明明,没有这需要.....明明,我就只是一个半吊子中的半吊子呢.....明明,我只是一个没用的男人......连你和小樱都保护不了.....呢...这样的我........真的能够救到你们......吶....远坂.......凛......

大街上,一个银发的男孩慢慢的流下了两行清泪,仰视着悬挂在头上的那轮明月.....

莆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阳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河池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莆田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阳泉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